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奥斯曼帝国属地与北非中东乱局  

2011-04-03 15:59:42|  分类: 国际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士论文终于做完了,其中的繁琐的细节令人抓狂,也许,论文的写作与修改过程绝非局限于智识问题,也是对一个人耐心的考验。还好,总算把这一关熬过了。写完论文并没有别人在后记里面谈到的兴奋,只是感觉到:终于结束了,窒息了好久,现在可以松口气了。

     写了一篇论文终于明白了痛并快乐的真谛,痛和乐是不能“并”在一起,只有痛苦结束之后,才会有快乐。人总是善于忘记,伤疤好了之后,疼痛便在记忆中消失。将近两年的时间,一直纠结于这篇论文,也许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这篇论文,而是这个过程中发现的问题,还有视野与方法。很难说,自己已经掌握学术研究的方法,但是现在刚刚有一种“感觉”,慢慢从学术之中超脱的感觉。学术并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是学术的思维与视野却可以融合于生活之中。也许,这就是经过严格学术训练的好处吧。

 

     两年前选题的时候,北非并没有成为国际关系的热点,伊拉克和阿富汗是大国关注的焦点所在,在博士论文快要完成的时候,奥斯曼帝国昔日的藩属之地就像19世纪末欧洲殖民列强争夺一样纷纷沦陷,这次沦陷并不是外敌入侵,而是陷于国内民众的不满之中。20世纪初,英国地缘战略专家麦金德提出了心脏地带的学说,这成为主宰西方外交决策的最重要的学说,已经渗透到西方外交学者与决策者的骨髓之中。一个世纪过去了,麦金德的学说依然没有过时,只是其中的内容需要略作调整。

    从国际关系史的视角来看,当今世界的焦点集中于奥斯曼帝国与波斯帝国,这两大帝国涵盖了当下所有的地区热点。帝国解体的过程留下的遗产依然左右着国际关系的发展。起源于19世纪的“东方问题”已经逐渐被纳入欧盟的框架之中,欧洲人清醒地认识到如果不降巴尔干这块盲肠修整利索,欧洲便会市场陷入战乱之中。现在只有西巴尔干地区还徘徊于欧洲门口,但是加入欧盟已经是大势所趋。北非是奥斯曼帝国的有一个重要的属地,只有在其强盛的16世纪才是帝国的组成部分。欧洲兴起之际,英国、法国、意大利将北非瓜分殆尽,尤其是法国对北非情有独钟,一直视北非属地为法兰西帝国的组成部分。也许正是这种抹不掉的帝国情结或者大国情结让萨科奇“猴急”地对卡扎菲发动袭击。奥斯曼帝国最难消化的遗产是在中东地区,尤其是地中海东岸的叙利亚、黎巴嫩等地,这些地区在苏伊士运河开掘之前是东西方贸易的中转站,宗教、种族成分复杂,这一地区也是北非与亚洲、欧洲的陆地走廊,英法两国在此地的委任统治使这一地区更加复杂,尤其是以色列的建国,两千多年的历史恩怨集中于巴以问题之上。即便美国不扶植以色列,巴以问题依然难以解决,因为,这是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之间的生存问题之争。

      奥斯曼帝国在高加索地区与波斯帝国、俄国之间展开了几百年的争夺,这一地区是三个帝国的缓冲地带,因此,高加索更像无脊椎动物一样,在三个帝国之间摇摆不定。冷战之后美国在中东的扩张,只是替代了19世纪英国的位子而已。波斯帝国的衣钵被伊朗承继,主角换了,但是剧本基本没有换,只是加了一些新的台词,比如石油问题、核问题,但是国际关系的内在逻辑却没有发展根本性的变化。如果对两个大帝国的历史缺乏认识,那么便根本无法理解当代国际关系面临的种种问题。长期以来,中国国际关系史研究一直受制于欧洲中心论,一部国际关系史基本就是欧洲国际关系史,附带加上非欧洲国家的沦陷史。这样的解读模式在19世纪或许是可行的,但是在今天,这种框架既不能理解当代国际关系,也不符合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身份。中国一直强调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我想首先一点便是对世界其它国家,包括各个小国的认识,如果只是将眼睛盯在美国或者欧洲,中国在其它国家眼中不过是列强的跟屁虫,至少在智识方面是这样。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际关系学界翻译和介绍了大量的西方理论和学说,为中国国际关系学的发展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基础。从2001年开始,这种“经纪人”的发展模式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2008年世界则准备倾听中国的声音,2011年,中国理应拿出一种关于当代世界的解读方案,这才是一个负责任大国应该做的。这种解读并不是建立在西方国际关系理论基础之上,而是奠基于中国历史与中国智慧基础之上,用中国人的眼光去研究分析世界历史,通过对世界历史尤其是最近500年以来世界历史的研究与分析,提出关于当代世界的新的认识。没有世界历史的支撑,中国关于未来世界秩序的任何方案都是空谈,因为真正获得世界各国认可的方案势必融合了各国的历史经验。理解世界的前提是了解世界,了解世界的前提是认识他们的历史。

      在博士论文完成之际,世界史重新成为一级学科,世界史的繁荣与发展或许能从根本上扭转我们智识的苍白与空洞。当然,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至少,现在已经站在一个正确的起点上了。

孙兴杰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7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