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金砖国家:撬动世界权力板块  

2011-04-17 19:05:02|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概念到现实

 

2011年4月14日,“金砖国家”首脑会晤将在风光旖旎的中国三亚召开。中国国家主席将亲自主持这一会议开幕式,俄罗斯、巴西、印度和南非首脑都会应约而至。这次会议最大的不同是,会议的题头已经更换,以往都是“金砖四国”,南非在2010年中国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加盟金砖集团,因此,“金砖国家”成为新的称谓。

2001年,除了9·11恐怖袭击之外,还发生了意见不引人关注但却意义非凡的事情。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发表了一份题为《全球需要更好的经济之砖》的报告,“金砖四国”(BRICs)的概念第一次被提出来。奥尼尔从投资者角度将四个国家“拼凑”在一起,恰好组成一个与英文单词brick(砖块)谐音的单词,正是奥尼尔无无心插柳之举使得21世纪前十年的全球经济面容为之大变。

从2001年开始,高盛公司几乎每年都要出版关于金砖四国的报告,而四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则将这个人造的概念变成了政治行动。2009年金砖四国首脑峰会在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娜堡举行,2010年四国首脑齐聚巴西利亚,而今年首脑峰会不但如期在中国举行,而且增加了新成员。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怀疑金砖四国会“散伙”,相反,它或许还会扩容。

他者崛起的时代

2008年,美国《新闻周刊》国际版主编法里德·扎卡利亚出版了一本名为《后美国世界:大国崛起的经济新秩序时代》的畅销书。其中提到现代世界经历了三次权力的转移,第一次是西欧的崛起,世界权力从东方转移到西方;第二次是美国的崛起,权力重心从欧洲转向大西洋彼岸;第三次便是金砖四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群体的快速发展,世界权力从大西洋两岸流散到世界各地。

金砖四国的快速发展与崛起与全球化是息息相关的,冷战结束之后,资本、商品在全球市场快速流通,加上网络技术带来的革命性力量,世界各国之间的藩篱被强大的技术力量碾平了,托马斯·弗里德曼认为,世界是平的。至少在资本、货物、信息流通方面是如此。金砖四国可以说是被全球化浪潮所托起的“宠儿”,全球化也使很多国家跌入了“失败国家”的深渊。

金砖四国的崛起更多的是归功于国内稳固的政治体制,从而本国融入全球化大潮提供了基础和保障。美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沃勒斯坦曾经提出,从现存国际体系的角度看,一个处于融入过程的地区,其融入的理想状态是它的国家结构既不要太强大,也不要太脆弱。如果过于强大则有可能拒绝外来资本的进入,如果过于弱小则成为外国资本的奴隶。金砖四国在冷战结束之后都开始了改革与开放的历程,实现了国内政治经济结构与世界市场的对接。1978年开始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的历程;1991年印度政府穷则思变,打破了各种许可证的藩篱,释放了经济发展的活力;1993年巴西开始货币改革遏制通货膨胀,消除了困扰巴西几十年的恶性通胀之害;1999年12月31日,叶利钦将总统大权交给普京,俄罗斯在强人的治理下踏上了复兴之路。新加入金砖国家集团的南非在1994年消灭了种族隔离制度,在此后顺利实现了总统权力的更替。

稳固的政治制度加上开放的经济政策,发展中国家则可能在全球化的大潮中获得一席之地。20世纪初,美国海权理论家马汉曾经担心,工业革命技术的传播会造成东方民族的躁动,非西方的民族与国家在经济上强大之后便会壮大军事力量,要求获得政治尊严。100年后,金砖国家则将马汉的预言变成了政治行动。

 

而今迈步从头越

 

曾经在吉米·卡特政府担任国家安全助理的布热津斯基一直关注全球政治觉醒对美国霸权的冲击,冷战结束也标志着政治控制的终结。20世纪是欧洲最后一个世纪,而随着全球政治社会的形成,非欧洲世界要求物质的富足,政治的尊严。这种诉求既是一种政治情感的抒发,更需要制度与规则的修订。金砖国家集团的形成对于国际规则体系具有多方面的影响:

第一,五个国家都是各自区域的核心国家,金砖国家集团首脑峰会堪称是世界区域大国的聚首。五大国的信任与合作对于维护区域稳定都有重要的作用。2011年3月24日在中国召开的金砖国家智库峰会上,与会学者讨论的一个核心话题便是中东北非局势,南非是非盟的核心国家,在金砖国家集团峰会上讨论北非局势自然也是情理之中。

第二,金砖国家集团是唯一一个没有西方国家参与其中的全球性国际组织。1955年万隆会议曾经是一次没有西方殖民国家参会的国际性会议,但是万隆会议只是留下了万隆精神,加上与会国家众多,并没有形成有效的合作机制。而金砖国家集团是由几个具有大洲规模的国家,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发展中大国组成。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形成了首脑峰会、安全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晤、联大外长会晤等非正式会晤机制,在关乎国际安全的重大议题上保持沟通和一致。在G20框架内,金砖国家集团建立了央行行长和财长会晤机制,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体系改革方面试图以一个声音说话。

第三,从金砖四国到金砖国家集团是一次飞跃。在此之前,五个国家存在多个层次的协商机制,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上,中国、巴西、南非与印度形成了“BASIC”(基础四国)协商机制,而2003年巴西倡导的IBSA(印度、巴西、南非)国际论坛已经持续数年。将南非纳入金砖四国集团,可以有效的整合BASIC 与IBSA,最终形成一个多层次、多领域的发展中大国俱乐部。

孙兴杰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6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