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马克斯·韦伯谈政治教育  

2011-03-16 21:54:50|  分类: 思想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克斯·韦伯在现代性研究中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只有那个同是德国人的马克思能与之比肩。对于当下中国人而言,阅读韦伯在20世纪的文字也许对于畅谈崛起的中国是一剂解毒剂。反思我们面临的无领袖的民主制度,政治家在激情、责任与远见方面的缺失,也许是中国面临的最大危机。   

《民族国家与经济政策》

    今天,自由的精神已经很少进入沉静的书斋叩问我们的心灵了。我们年轻时代那种朴素的自由主义理想已经衰落;现在不少人已经变得未老先衰,甚至过分聪明,意味人类胸中这个最基本的动力之一已经随着如今正在历史性没落的政治与经济哲学口号被埋葬了。(第7页)

   只有那些被和平的外表迷惑的人才会相信,我们的子孙后代在未来将享有和平与幸福的生活。  在这尘世生活中除了人与人之间的无情斗争意外还有什么其他方式可以创造任何行动的自由。(第12页)此时的韦伯更像一个民族主义者,是权力政治的拥趸。

   我们所渴求的并不是培养丰衣足食之人,而是要培养我们认为构成了我们人性之伟大与高贵的那些素质。(第12页)

   纵观历史,任何一个获得了经济权利的阶级,都会相信自己还应当掌握政治领导权。一个经济上的没落阶级实行政治统治是危险的,而且从长远来看也有悖于民族利益。但更危险的是,那些正在掌握经济权力从而跃跃期待接管政治领导权的阶级,却远未达到足够的政治成熟以掌握国家的航向。(第18页)

     由他一手实现了统一的这个民族,正在逐渐但却不可抗拒地改变着经济结构,甚至他还在位时就正在变得不同以往,人民必定会要求变革,但这些要求确实他或者无法给予满足,或者他那专制本性不能容忍。(第19页)由此而言,十年更换领导层可能是适应国家经济政治体制改革所需要的,5年太短,一个政客很难在五年之间完成改革。在这一点上,中国跟韦伯眼中的德国有太多相似之处。百年政治教育不可能在十年之间完成,因此,在国家命运面临抉择的时候,任何经济实力都不能替代政治教育。

   一个大国的最大危险莫过于被一群政治上毫无教养的市侩所领导,而德国无产阶级至今尚未摆脱这种市侩气。(第22页)

   政治教育这一巨大工作已经不容继续延宕。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最严肃的责任莫过于意识到应在我们各自的活动范围中致力于我们民族的政治教育这个任务。这尤其必须是我们这门科学的终极目标。转型时期的经济发展腐蚀着人的天然政治本能。如果经济科学也以走向这种目标为己任,一味怀着独立的“社会-政治”理想的幻觉兜售一种软绵绵的幸福主义景观,那么不管这种景观由着多么让人神魂颠倒的形式,这都是一种灾难。(第22页)当我读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感到如芒在背,韦伯岂止在说一百多年前的德国啊!令人感慨的是,这是31岁的韦伯的言论,当下中国有如韦伯一般的“预言家”吗?相比19世纪末的德国,当下中国思想界的贫瘠与苍白是令人恐惧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