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巴尔干秩序应该如何重建:从历史中的启示  

2011-01-03 22:05:50|  分类: 读书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布斯堡君主国以制止土耳其的扩张以及压制新教为己任,在它建立的同时,国内行政逐步地中央集权化和官僚化。(第161页)

  最近一些天翻阅了巴尔干各国的历史,只有这部南斯拉夫史写得有板有眼,比较客观中立,没有太多悲情在里面,可能只有大国才能有比较客观的历史?小国的历史更多的是用来控诉而不是描绘,是一种政治宣传而不是一种学术研究。悲情郁结的民族或者国家必然没有客观的历史,一个史学家需要有种悲天悯人的情怀,但决不能陷入悲情之中无以自拔。

    南斯拉夫,既是一个国家,也是巴尔干从混乱走向秩序的一种尝试,与其说是一个国家,莫不如说是一种区域联合。南斯拉夫所涵盖的几个地区: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黑山、波黑、塞尔维亚、科索沃都是具有不同历史背景的实体,三大帝国的边界在此错综交叠,南斯拉夫的建立客观上顺应了以模糊求准确地原则,如果按照民族国家的原则重构这一地区的秩序,那么就意味着无数的种族、宗教、领土冲突。南斯拉夫的建立将这一冲突延后了七十年,但是冷战结束之后,巴尔干没有逃脱冲突的谶语,至今,西巴尔干地区依然动荡不宁。不能不说,这种冲突的因子是过去五百年埋下的,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年中就消除呢?

    从民族主义的理念到民族国家的创建,中间必有一个过渡,那就是权力的自治,通过自治,培养民族精英人士,自治最重要的表现是吸纳当地人参与到权力机构之中,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与训练,这些当地人成为民族解放的中流砥柱。如果没有自治的阶段作为过渡,民族主义只是一种思潮与想法,根本无法形成整治行动。没有权力作为支持的民族运动就是无脊椎的爬行动物。

   “农民起义的进程,以自行蜕变为中央集权化的君主制而告终,巴尔干半岛的一切农民起义的社会本质就是如此。(第306页) 

    在南斯拉夫的大多数地方,农民都有一种共同的组织:家庭合作社和大家庭。这是一种有血缘关系的共同体,他们互相劳动,互相赖以为生,而且有相同的姓氏。财产为所有成员共有。大家庭的族长一般由选举产生,虽然这种智能往往是世袭的。(第311页)

   有相当一部分原来达尔马提亚城市贵族逃跑了,地方政治的牢固支柱也随之消失。城市的商贾、高利贷者以及农村的神甫都难以代替他们的地位。奥地利政权不愿达尔马提亚同克罗地亚合并,而在这方面,事实上,奥地利政权页感到放心,因为缺少强大的内部推动力来做这件事。由于农村极其落后,使城市意大利化就为年唯一可供选择的道路。(第320页)

    国家在没有根绝作为当时的国家社会基础的部落自治之前,旨在制止部落仇杀而设立的法庭也无法站住脚跟。(第328页)现代国家的创建需要社会与之匹配,在一个小共同体为基础的土地上难以成长起来现代国家,因此现代国家的建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从国家的新概念来说,民族复兴具有民主运动的性质。在民族思想的后面总是包藏着要建立新型国家的愿望,自决地或不自觉地力图争取建立在人民主权原则上的国家。与此同时,争取自己民族的斗争,也就是争取新型社会结构的斗争。在这种新型的社会结构中,旧的统治阶级将从舞台上小时,农民将获得解放,而城市在政治上和社会上将居主导地位。(第330页)

   争取发展文学语言的斗争的木笔,不仅在于要求有更有效的社会交际手段,而且在于要求有省去社会威望的隐蔽的斗争手段。(第331页)

1836年,克罗地亚抛弃了“克罗地亚”的称谓而采取了“伊利里亚”,摒弃了百年来倒向多瑙河流域的方针和脱离了与统一信仰的匈牙利人结成的共同体,从此,克罗地亚转向巴尔干半岛冰河塞尔维亚结成共同体。(第337页)

    伊利里亚主义的历史使命是,在这些思想影响下形成了现代克罗地亚民族的意识形态。伊利里亚运动成了正在形成的新的克罗地亚社会的思想基础。这是克罗地亚人民未来的一切变革和运动的真正根源。(第341页)

    在这种宗法的、信仰上偏狭的封建性质的基督教世界,采取从欧洲上层知识分子哪里借用来的统一语言的公式,这种做法是极其不现实的,并且有时必然会产生学术上的偏见,这种偏见在以后的几十年中间多次成为了罪恶的根源,因为双方都将有关民族不承认是自己的名称强加于该民族地区。(第345页)

   1848-1849年的革命失败之后,在南斯拉夫诸国出现了深刻的政治危机。这种政治危机具有两个本质的因素:(一)历史的方向逐步从民族运动和暴动转向巩固资产阶级社会。农民运动脱离业已稳定的国家的正统主义政策的结果是,民族革命的总的延缓;(二)废除了奥地利旧的司法机构,实行了专制制度。它的历史使命是,创造稳定的政治局面,以便使社会合法地过渡到新的社会结构。(第362页)

    奥地利就这样逐渐地成了巴尔干历史上的决定性因素。1849年以来,它就视任何解放运动为洪水猛兽,因此它不让这样的解放运动把南部斯拉夫人聚集在自己周围,从1849年到1878年 ,在这一时期奥地利始终这么做。通过对所有民族的机构作根本性改革、压制和控制,奥地利保证了和平建立自己的新社会,并把自己的领导阶级从失败的沮丧精神状态中解放出来。(第375页)

1867年失败的现实表明,在奥地利唯一现实的协议,实际上是德意志和匈牙利的政治寡头之间达成的协议时,这一部分民众党人才抛弃了对联邦制奥地利的那种天真信念。(第399页)奥匈帝国的建立是斯拉夫人的一次失败,尤其是克罗地亚人,此举将斯拉夫人赶到了巴尔干半岛的漩涡之中,换言之,这使得巴尔干从帝国边缘成为一个具有明显边界的地区。无论克罗地亚还是斯洛文尼亚都对奥匈帝国失去了信心,只有投入到巴尔干斯拉夫兄弟民族的解放事业中才能获得真正的提升和尊严。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