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权势崩溃与苏联解体  

2011-01-02 20:50:18|  分类: 思想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读书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历史的转折时期,权势人物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呢?换言之,历史发展有自己的规律吗?权力精英能够扭转了历史发展的路向吗?

    今天博士论文开题,有个同学论述苏联解体过程中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的作用。对于这个问题我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关于苏联解体的研究已经汗牛充栋,对于两个人的研究也有不少论述。至今,苏联解体依然是一个谜团一样。对于苏联的解体可以有新的视角,比如说关于复杂社会体制的崩溃问题,从一个大的历史时空来看,人类社会组织形态是不断进化的,但是同时,复杂社会体制也容易走向崩溃。其中的原因在于复杂社会体系中存在着边际成本不断增加的问题,最终会促使体系的崩溃与重组。在这样一个总的原则下,可以探讨不同的崩溃的原因及其背景。

     关于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人们一直以来有个误解,认为是某个人起到了什么作用,或者推动进步,或者阻碍前进。事实上,不是自然人,而是社会人,不是人,而是权势在历史中起到什么作用。无论戈尔巴乔夫还是叶利钦都是权力精英,是集权体制金字塔塔尖上的一个中枢。换言之,叶利钦还是戈尔巴乔夫是一个机构,一个政治权力组织与架构,否则,他们怎么可能对历史发展进程产生影响。

     苏联解体前夕,戈尔巴乔夫到底还具有多少权势,这是值得存疑的,如果说戈尔巴乔夫搞垮了苏联,至少说明此人还具有相当的权势。但是从政治权力发展的逻辑来看,戈尔巴乔夫的权势是有限的。马克斯·韦伯将政治权势分为三种类型:克里斯玛型、传统型与法理型。列宁与斯大林应该属于第一种,二人都是依靠自己的魅力建立起统治的合法性,尤其是列宁。而此后苏联领导人的继承基本没有成式,权力的交接基本都是在危机时刻实现的,尤其是80年代,苏联经历了老年政治的折磨,权力交接更是混乱,这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苏联既有的权力体制。

     戈尔巴乔夫朝气蓬勃地登上权力巅峰,坐在权力的顶峰并不意味着拥有权势,权势指的是一种切实有效的控制能力或者影响力。试想,苏联领导层有什么理由服从戈尔巴乔夫的领导,就资历、能力、年龄等,戈尔巴乔夫都要面对诸多挑战者,最明显的就是叶利钦,从各方面都可以与戈尔巴乔夫匹敌。在这种情势之下,就产生了一种权力合法性的困境。传统政治权势依靠的是家族统治的合法性,如嫡长子继承制度。苏联这种权力体制看似很集权,但是在实质上却是非常虚弱,相比之下,美国的总统制度看似比较松散,但是实际上选举出来的总统都是政治强人,因为他具有权势,宪法保障了总统的权威。

    克里斯玛型的政治权势经历一代两代之后就面临着崩溃的命运,如果不能成功地向法理型转变的话,崩溃只是早晚的问题。如意大利的政治学派所指出的,任何统治都是寡头统治,5%的人决定着95%的人的命运,这似乎是历史的定律。如果单纯地将苏联崩溃归结到经济没搞好或者民族问题,就是舍本逐末。在我看来,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就是苏联权势的丧失,是权力体制的崩溃。

    寡头统治需要一种合适的方式赋予他们统治的资格,法理型的权势是通过选举与法律规定实现的。而在苏联这种体制之下,似乎诶有找到保持权势的长效机制。统治集团内部的冲突与矛盾最终使这个国家失去了灵魂,美国政治学家大卫·科茨认为苏联上层统治精英搞垮了苏联,这是非常有道理的。他似乎没有点出问题的重点:在少数党国精英内部如何形成一种权力交接制度,实现权力的平衡与分配。

     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两个人同年出生,同时成为苏联的党国精英,但是二人却没有被框定在既有的权力体制之内,而是最终推翻了这个权力体制。当叶利钦挑战戈尔巴乔夫的时候,他可能会在想这么一个问题:你我资历相仿,为什么我要屈从于你呢?也许这种想法代表了很大一批党国精英的想法,如果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触碰了他们的利益,他们更愿意将戈尔巴乔夫推翻。

    长期以来,社会主义国家流行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设的论调,一味追求GDP增长,以经济增长速度作为超过资本主义的凭证,忽视了国家能力建设,尤其是上层权势结构的调整与改革,最终让经济发展的成果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唯物主义并不是经济决定论,恩格斯晚年一直在强调这个问题,政治权力制度的革新对于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如果以为放任经济发展就可以建立社会主义,那才是最大的唯意志论。没有政治权力体制的调整,GDP增长越快,就会带来更大的灾难。苏联当年的人均GDP并不低,但是又能怎么样?

     政治权势问题绝不是小问题,如何建立一个行之有效的权势制度对于社会主义国家而言尤为重要,古巴还是家族政治,兄之弟及而已;朝鲜,三代世袭,这样的社会主义到底能够走多远,也许马克思也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