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改革冲刺  

2010-10-07 09:2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以来认为温总是一个有政治信仰与追求的人,尤其是他将《沉思录》与《道德情操论》经常挂在嘴边,这是西方政治思想的智慧结晶,一位是罗马帝国处于衰落转折点的皇帝的思想凝聚,一个是现代市场经济伦理的阐释者。在当代中国权力与财富横行的时候,这两本书可能在撑持着社会本位,稀释着权力与财富之恶。在D内高层中能够旗帜鲜明地谈论西方的伦理价值、公平正义,至少是对意识形态的一次突破,可惜,如温总之人少之又少。

    曾经以为多数中国人都会如我这般看待总理,后来从聊天或者网络中才发现,许多人的评价是:作秀。刚开始非常惊讶,后来觉得有几分道理,一个大国的总理是应该制定大战略,而不是替农民工要工资,事必躬亲。其实深入中国政治体制之中会发现,温总也是无奈之举。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后,中国改革的空间被挤压为零,改革共识已经不复存在,利益集团壁垒森严,下层百姓怨气冲天,这就是当代中国面临的变革困局。

     1949年以来,中国任何变革都是强人所致,无论是文革还是改革开放都是在MZD或者D的强力介入之下进行的。随着D的离去,强人政治变为常人政治,无论是朱还是温,以一己之力难以与中国迅速膨胀的官僚体制对抗,如韦伯所言,官僚体制的发展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是极低的寒夜一样,遥遥无期。改革开放三十年在经济层面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市场经济的引入,激发了人民的活力,但是,最大的代价是关闭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毫无疑问这是最大的挑战所在,几乎所有的后发国家都面临着这种挑战。人均GDP到了1000美元的时候,一个国家摆脱了温饱问题,此时国家也进入高风险时期,美国在19世纪末达到这个水平,而恰恰此时兴起了一场进步主义改革运动。当时的乱局也许不亚于中国,但是美国那个时候出现了“掏粪运动”,新闻媒体将社会政治经济的丑陋一面尽数揭露出来,而中国呢,还沉浸于歌舞升平之中。

      政治体制改革本身就是一次惊险一跃,政治就是利益与权力的分配,因此,它比经济改革更具风险性。经济体制改革更多的是一项增量改革,换言之,是一个蛋糕做大的过程,而政治体制改革则是分配的变革,分配意味着分割一些人的财富与权力而给另一些人,这个过程中必然充满着矛盾与斗争。

     政治体制改革考验的不仅是ZG领导人的智慧,更多的是他们的勇气与胆识。一个真正有远见卓识的领导人必然敢于承担,就像Z一样勇往直前。温自今年以来提出了很多符合世纪历史发展潮流的见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人民生活得有尊严等等。相比昔日J指责西方记者的naive,温总在国际舞台上对民主、自由、法治、平等、博爱侃侃而谈,彰显了一个大国领导人的风范,一个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国应有的气度与胸怀。可悲的是,在国内很少有官员,尤其是高级官员谈论这种理念,他们关注的是怎么拆了建,建了拆之后的GDP。当中国的总理只能在国际舞台上谈论这些普世价值理念的时候,到底是总理个人的悲剧还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悲剧呢?

      中国的利益格局逐渐僵化与固化,改革的时间慢慢流逝,温总还有两年的时间,如果这届政府还将政改尘封,那么至少还要等七年以上才会进行第二次尝试。如果这届政府已经将政改大幕拉开,那么,改革或许具有延续性,毕竟民心所向。如果七年甚至于十七年过去之后,中国会变成什么样子,那个时候还有政改的可能性吗?温总虽然还有两年时间,但却是关乎中国百年国运的关键两年,希望改革派的认识能够凝聚共识,积聚力量,为我中华换来朗朗晴空。

     天佑中华!

道法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90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