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札记  

2010-10-12 16:2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战之前的二十年中,俄国快速的经济崛起与缓慢变迁的政治体制呈现日渐紧张的关系。经济力量不断上升的资产阶级和数量攀升的产业工人的政治权力并没有得到保证。推动德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德国面临的重要的课题。即“把社会状态和政治状态结合起来,全面地解决社会问题,是德国人民在战争前夕面临的中心问题。”(卡尔·迪特利希·埃尔德曼:《德意志史》第四卷上册,第9页)

   一战之前,德国面临国家整合的困境,社会民主党与保守党几乎平分秋色,帝国的领导阶层希望以外交转移国内视线。

  一战之前人口的迅速增长使得各国不得不进行对外扩张。“英国和德国不得不通过经济扩张为来自农村的无法养活自己的群众寻求新的谋生可能,而人口的增长同工商业的发展优势相互影响的。”(第14页)

  德国政治和实力有限的的德国资本却处处感到与法国资本处于竞争关系之中,而法国资本可以依靠实力雄厚得多的资本市场。法国为俄国修建铁路提供资金,而俄国的政治保护国塞尔维亚也高踞财政大国的支配地位。此外,希腊于1914年与法国签订了借款条约。(第27页)资本的竞争与权力的角逐往往是联系在一起的,德国为了挽回法国资本的凌厉攻势,便不得不筹措资金“购买”盟友的忠诚,这种政治交易中的资本是不计较收益的,政治的支持是最大的回报。“不管怎样,以后德国对法作战的目的绝不曾强有力地存在于1914年以前的德法经济关系之中。(第28页)

  熊彼特认为,帝国主义是一个国家在武力进行漫无边际的扩张时无目的的部署。帝国主义并不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而是贵族与军人阶层中依然存在的早已过时的经济-社会关系的产物。

   自从俾斯麦的联盟体制解体以来,德国处于大陆两翼国家联盟的双重压力之下。没有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的殖民和经济的扩张政策象德国这样缺乏稳固的民族基础。世界政治每一剧烈动荡,不管是在北非、在土耳其或是扩建海军,都引起法国、英国和俄国方面的反应,这使德国感觉到它在世界政治舞台上所受到的地理位置和强权政治的限制。(第35页)

对第一次世界大战起源的解释;

   不管某些国家进行调和的愿望和准备多么明晰,但是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迈出决定性的一步,即摆脱当时存在的同盟和所承担的义务,并放弃谋求一定的政治目标。这些目标不是随心所欲地确定的,而是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并以这些国家的特殊政治形势为根据的。在奥地利-塞尔维亚冲突中,超民族国家意识与民族国家意识发生了尖锐的矛盾。奥地利不可能不去排斥塞尔维亚的民族主义,就像塞尔维亚不可能自我放弃一样。德国只有依赖它的最后一位盟友。在危机的第一阶段,它支持奥地利并希望以雷厉风行的作法把对塞尔维亚的必要行动限制在局部范围之内。在危机的第二阶段,当奥地利-塞尔维亚冲突眼看就要发展成一场欧洲大战的时候,虽然德国努力劝说奥地利克制,但是他没有采取果断的手段,宣称这不属于盟约所包括的情况,如果它不像在一场从长远观点来看难以避免的两线战争中孤军奋战的话。俄国政府由于种种内因和外因被它的巴尔干政策的成就困住了手脚。由于对战争还是革命两者必居其一这种情况产生的恐惧,它失去了自由抉择的能力。法国依赖与俄国的同盟,就象德国依赖于奥地利的同盟一样。与俄国结盟使法国经过二十年政治孤立后得以逐步赢回了在欧洲的权势,因此它以忠于盟约的诺言支持俄国的政策。在危机中,英国相对来说具有最大的行动自由。但如果发生战争,同德国这个潜在的欧洲霸权国展开的海军竞争就决定了它的态度。(第53页)。

  评论这张
 
阅读(58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