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democracy是个什么玩意儿(与同学的谈话)  

2010-09-11 12:3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

听好友不无遗憾地说:国人对democracy好像不感兴趣。且不说那些世故的年长者,连跟现在的年轻人谈起democracy,不以为然者众多,觉得只要能赚钱,能过好日子,民不democracy无所谓。


听后,让我们一起打个不完全恰当的比喻吧。

有一道健康营养且适合大众的美味佳肴,但在国人眼里只是个传说,因为偏偏国人从没尝过。


第一,想品尝下这道佳肴的国人自古至今从来没有断过。从古代的孟子,黄宗羲等,到近代的胡适,直至今日一些已无法正常输入名字的人,因为那些名字,很多成了敏感字眼,被过滤掉了。


第二,这道佳肴至今难以在中国开业,因为中国只有一家店子,垄断经营。


已经尝过味道的美国人、日本人,如今这道菜已成为他们的家常便饭、爱不释手了。

台湾区的人、俄罗斯人、印度人正在品尝,伴随着第一口的苦涩,慢慢地越来越可口了。

中国人正在排队,美国人、日本人、台湾地区的人、俄罗斯人、印度人等等到底觉得好吃不好吃,完全没有渠道知道。

因为信息几乎全部被那家垄断经营的店子给封锁了。

该店子是自吹自擂的模范,将其提供的服务吹嘘上了天,又善于编织离谱且带恐怖的谎言,说正在品尝的人吃了以后都肚子不舒服,都在拉肚子呢。


国人虽然也知道,这家店子的饭菜其实不可口,有时会吃出问题,服务更是令人发指,但也不想冒险,害怕真的会拉肚子,何况这家店子的饭菜和服务也在不断地小修小补,生活质量也在日益提高呢,算了吧,忍着。


国人,请记得,店长不换,厨师不换,服务员不换,只是偶尔在菜里多加点油水,只是让服务员不要再板着脸,偶尔也笑一下,这样的改进,解决不了问题。

解决之道在于,要么全民抵制该店,逼其破产,革其命;要么起来监督该店,促使店长、厨师、服务员等,从第一步起码的服务意识开始,慢慢从根本上改变,即所谓改革。


但这都谈何容易,因为国人的意识尚未改观,都还有极强的奴性心理。国人若都不想出力,怕那家不人道的霸道的店子来找麻烦,都期待别人去参与,不管是革其命成功,还是改革成功,反正自己都可以搭便车,抱此想法,便永远无法摆脱困境,永远无福品尝democracy这道美味佳肴。

缺少了国民参与的,独裁者的“自觉”改革,鲜有成功的可能。

国人,为了尝到那道美味的佳肴,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多些浪漫的理想和切实的努力呢?

 

B:

不是想不想的问题,如兄所言,国内的大学教授到了倭国囊中羞涩,GDP疯长,而生活水准一路狂跌。democracy的前提是财产的独立,可惜啊,货币泛滥带来的不是对传统政治板块的瓦解,而是贫富的急剧分化。在生活重压之下,奴性,也许是不得不得做出的生存选择。在这个国度中,你会充分理解生存之不易。最近看普列汉诺夫的《俄国社会思想史》深有感触,国人democracy的需求是以货币化带来的财产独立为基础的,只有有了钱才能进店享受democracy这份大餐,无论可口与否。

A:

 

兄所言可以理解。GDP增长,倒不至于说,生活水准狂跌,因为毕竟蛋糕做大了,分得不均,但至少还是分了一点的。问题在于:


第一,“经济决定政治”这样的马克思式的思维,只是说出了一半的真理。快速增长的经济并没有决定出应有的政治,不是吗?恰恰是这句话,成了裹足不前的借口。


第二,愚以为,学者固然非常值得尊重,但其最大的弊端莫过于将简单问题复杂化,正如对自由的解读一样,书籍众多,汗牛充栋,对democracy的解读也是这样。学理上的解读,固然会涉及到很深的层面,但实际生活中的democracy,只是相对于专权来言的东西。比如,若问日本普通国民什么是democracy主义?知者会甚少,但都知道,democracy意味着自己是国家的主人,国家是我们国民共有的财产,而不是政权,因此有高度的国家认同;democracy意味着政府得为我做事,为我提供好的服务,国人来日本,去政府办事,成为一次次震撼的体验,会体验到什么才叫“公仆”,喊得最响的往往做得最不足,比如现在的那家垄断的店子。。。等等。


第三,学者所谓的财产独立是democracy的前提也好,提出过很多类似的主张和建议,学者的建议是五花八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但实际上,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国80年代是不是比现在更财产独立呢?更有经济基础呢?未必,但那时的democracy之风,和实现democracy的可能性远高于现在。反而是在缺乏良性政治前提下的、若干年的恶性的增长,导致利益集团更为坚固,难有攻破的可能。当然,有人会问那为什么80年代的时候没有实现democracy,还不是因为条件不成熟吗?我的回答是:自己去了解,懒得和你解释。


第四,democracy不是那么复杂的东西,你可以说我是主观主义,唯心主义,但我只想说,democracy取决于国民本身想不想democracy,和有没有为实现它而切实努力。提倡democracy者在中国往往被围剿,有种孤军奋战的感觉,你就知道,我们这个国家为什么会难以实现democracy了。


最后一句话,是不是有了这样的国民就难以实现democracy呢?答案是:否。以国民素质太低为理由,对democracy拒绝,这样的愚民观害了中国百年,连国父中山都深陷其中,可悲可叹,反而我最敬仰的近代学者胡适一语道破天机:

democracy需要训练,国民不具备享受democracy的素质,恰恰是因为国民缺乏训练,以此为借口,永远拒绝让国民训练的机会,那么democracy将永远不属于国民。

而相对于国民的训练而言,政府更需要训练,因为democracy更多的是对政府权力的限制,是相对于政府而言的,而不是相对于国民而言。

B:

     老兄的意见我非常赞同,democracy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是一种自下而上的秩序形成过程。自由democracy主义也是当代思潮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流派,但是我想说的是任何一个思想都不可能解决社会秩序的问题。哈耶克、波普尔、弗里德曼这些自由主义者的思想不能,马克思、恩格斯、伯恩施坦这些democracy社会主义者也不能。现在中国缺的不是democracy的形式,而是最基本的公平竞争的平台,最基本的人权,千百年来,形成的官僚制度已经成为中国的铁笼。不是说老百姓不需要这些东西,而是说,千百年来中国的统治思想就是“维稳”,中国政治的逻辑我归结为是一种生存逻辑,换言之,只要能让老百姓活下去就是仁政,从来不考虑什么公民权利。
     即便如此,我依然相信中国会迈向democracy的,因为现代性是不可逆转的潮流,货币,毫无疑问是专制统治的解毒剂,用马克思的话说,货币实现了从人身依附向以物为中介的依附,这是一种进步。输入型的现代性是中国现代性发展的最大的特征,从经济领域开始,现在政治领域已经开始了。现在中国实现democracy的可能性比之八十年代不是小了,而是大了,如果八十年代是一种思想界的呼声,那么现在是一种经济发展的需求,如果不释放政治领域,也许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果会荡然无存,这不是危言耸听,世界历史早有先例。
    democracy不是一件很复杂的东西,但是确实非常精妙和稚嫩的,除了公民权利之外,还需要法治、中庸与宽容的精神,灵活高效的官僚制度。西方先哲的论著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是学者,也是时代的见证人,如洛克、霍布斯等人绝非书斋的迂夫子,而是切身进入西方发展潮流的人。democracy是个好东西,但是不能说这是唯一值得追求的东西。对于中国的改革,我想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历史的车轮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意愿而有所改变,今天的中国民众,在口头上都会高呼democracy,但是私底下却十有八九都会行贿,这就是现实。
    最后,我想说的是,democracy并不是当家做主,而是驯服统治者,驯服权力,唯有如此才会有朗朗乾坤。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