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复杂社会的崩溃(摘记)  

2010-08-07 11:49: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杂社会的崩溃,就好像是人们头上的起支撑作用的拱梁突然垮掉或完全消失。平民百姓再不能依赖外在的防卫、内在的秩序,再没有公共设施的维护或食品物品的分发。社会组织降低到经济上可维持的最低层次,原本和平统一的社会出现了多种相互竞争的政体。所剩人口必须在当地自给自足,生活水准降低到几辈人不曾见过的程度。从前曾有经济和政治伙伴关系的团体如今成为路人,甚至是危险的对手。世界从任何角度看都在萎缩,地平线上显示的只有未知。”(第34页)

    末日论的阴影一直笼罩在人类的心头,从千年虫开始,到2012,无不如此,当2012成为人们的口头禅的时候,至少说明两点:人们一直担心社会的崩溃,去年的哥本哈根会议之所以掀起轩然大波是因为,人们都相信气候变暖之后,人类社会面临着崩溃的危险;社会崩溃并不会因为技术的进步而终结,古老文明、帝国的崩溃历史已经成为人们意识的一部分,对社会崩溃的信念致使各种传说不断。这既是对人类的警示,也是对社会秩序的一种震动

 

    复杂化的本质及定义

复杂化一般是指一个社会的规模、其组成部分的数量和特点、其整合的特殊社会功能的多样性、其拥有的独特社会人格的数量及其多样性以及社会功能整体凝聚机制的多样性。这些方面任何尺度的增加都标志着社会复杂化的增强。(第38页)

   在我看来,社会复杂化其本质在于人类在超大时空中的重组,用“共同体”与“社会”的二分法角度来看,就是人类从共同体向社会的迈进。从规模上来讲,复杂社会当然是人数多、面积大;从结构而言,社会组织的出现了功能的分化,等级化结构;从组织程序而言,各种中间组织出现以协调各种关系。亚当·斯密与马克思、韦伯与涂尔干等经济学家、社会学家都非常重视分工在社会变迁中的作用,没有分工便不可能出现复杂社会,只有分工才能在纵向上出现等级,在横向上出现功能分化

  复杂社会一经建立,便趋向于扩张与统治,以至于今天,它们一经控制了地球上绝大部分土地和人口,还一直为尚未染指的社会而烦恼。(第40页)

    复杂社会为什么具有扩张性与统治的欲望呢?究其原因在于复杂社会具有更多的能量,因为能够在超大时空中将人力与资源组合起来,自然具有更强的能力(从强度而言),最为典型的是兴起于西欧的现代民族国家,其国家能力使西方称为近代世界历史的统治者,这种组织模式最终取代了帝国、部落等各种组织形态而成为唯一具有合法性的政治组织

  首领(如那些“大政客”)的野心由此受到组织结构的限制。用于统治者自身的资源过多,分配到基层的资源就过少,民众就会反抗。酋长大体上要面临集权与分权的多次循环(像“大政客”体系一样),只是这种循环出现在较高层次面的切割点上。(第42页)

    政治社会学中最核心的问题在于权力的生成与维系,现代社会科学是以复杂社会作为研究的背景,因此,对于权力的生成似乎并没有给予太多关注,韦伯对国家的界定成为当下研究国家理论以及国际关系理论的前提,但是为什么国家可以垄断使用暴力的权力,国家如何垄断?这些问题似乎都是不言自明的定理。恰恰对于这一前提的忽视导致政治学与政治之间存在一堵难以跨越的高墙

  复杂社会聚焦于一个中心,这个中心不一定坐落在地里位置上的中央,但它却是社会框架的象征性基础。这个中心不仅是执法机构和政府部门的所在,而且是社会秩序的源泉、道德权威和社会统一的象征。这个中心还代表着神圣的自然。从这个意义上看,每个复杂社会都会有一种官方宗教。(第44页)

      合法性是现代政治的核心所在,国家是以地缘为基础的社会组织形态,种族、语言、宗教等多元化组织需要在一种“国家神话”之下得到统一,各种人权的灵魂必须安顿在合法性的庙堂之中

   文明随复杂化而生,因复杂化而存,随复杂化消失而亡。复杂化是文明的根基,只有复杂化消失,文明才能消逝。某些特定政体可能在一种文明中兴盛衰亡,但文明的消逝必须以政治复杂性消失为前提。(第64页)

   关于崩溃的十一种主题:

1、社会来意生存的某种资源或多种资源的枯竭或消失

2、新的资源基础的建立

3、某种不可抗拒的灾难的发生

4、对环境变化反应不力

5、其他复杂社会的存在

6、外来入侵

7、阶级矛盾、社会冲突、统治层失职或渎职

8、社会功能紊乱

9、神秘因素的作用

10、事件的连锁和巧合

11、经济因素

    社会、政治、经济体制的基本局限使人们无法对环境变化作出恰当的反应,因此崩溃不可避免。(第81页)

    复杂社会的脆弱性:

   社会的复杂性越强,其内部联系就越紧密,各部门之间的相互影响就越大。社会的专门化程度增强,地方体制的自足性和自治性就会降低。社会子系统的目标比较具体,其子系统内部的差异化增强,其稳定性就会降低。在这样的社会,任何区域性动荡都将波及整个地区,而在复杂化程度较低的社会将存在一种缓冲,因为专门化程度低、部门间相互关联烧,初级原因和终极结果之间的时间延续就更长。(第82页)

    这种论述涂尔干在《社会分工论》一书中做过严格的分析,从历史的长时段来看集权与分权,帝国与封建不仅是两种权力的形态,也是两种权力组织的逻辑

   良好的适应性将滋生保守主义,执政组织适应未来变化的能力会因此减弱。成功的复杂社会会逐渐固守其适应性,因而很容易被专门化程度较低的社会形式所超越。所以复杂化程度较低的边缘国家灵活性较大,竞争优势更强,终将超越年代古老、基业稳固的中心国家。(第83页)

   也许这段话最适用于北宋时期的中国,高度发达的文明换来的却是边缘蛮族的欺凌,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宋朝的基业居然能够延续几百年,也许在军事上的弱势并不意味着国家的衰弱

   复杂社会在危机条件下缺乏分散化解的选择和降低社会专门化程度地选择。专门化程度本来就是稳定的根源,现在则无法降低专门化程度,系统的解体就不可避免。(第86页)

   也许代议制就是在解决复杂社会内部改革动力的问题,在一个集权、世袭的体制之下,改革动力在两三代人之后便消失殆尽,因为没有改革,只有革命。可以推动改革的势力不会改革,因为改革就意味着“自我牺牲”,渴望改革的人,没有能力进行改革,因为他们无权无势。代议制选举是避免权力独占,赢家通吃妥协方案,只有使底层的数量优势转化为权力的时候,才能对权力运作进行有效的制衡。改革才会在博弈中进行,改革之路才不会沦落为一条死胡同

  评论这张
 
阅读(9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