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天天读书(关于米塞斯)  

2010-08-01 16:4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货币、方法与市场过程》

    强加于价格的自由市场形成过程和生产活动的引导过程之上的政府干预的程度有多大,市场力量——也就是企业家竞争性地以最有效率的方式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努力——受到抑制的程度就有多大的。此外,由于政府的任何干预都会扭曲和扰乱竞争性的市场价格体系,政府就会持续地面对一个问题,即要么扩张其控制和管制,以弥补自己以前干预所导致的不平衡,或要么废除业已存在的干预,而允许回到竞争性的市场安排中。(序言,第12页)

    一旦社会不再是原始的经济状况,或更为准确地讲,一旦社会跨越了这一状态,那么,必定存在着一系列的制度体系,使得有利地运用广泛的劳动分工成为可能。随着劳动分工而出现的日益增长的复杂性和知识的分散,将使得通过中央智慧当局进行任何成功协调变得不可能。

    如果生产要素的私人所有权被宣布为非法,真实市场的价格——反映真实偏好、真实预期、关于稀缺状况的真实信息——就不可能产生,因为,没有产权就不会有交易,没有交易的能力,就不会有竞价和出价,而没有竞价和出价,也就不会有真实的价格。另一番面,对市场经济的干预并不能取消价格,而只是扭曲和打断信息的流动,因而会严重降低整个扩展利用劳动力分工的效率。(第13页)

感悟:市场经济的精微之处大抵如此,当然这种竞争性的体系需要政府的规则制度的保障,否则,社会便会为市场的逻辑所吞噬。米塞斯的论断在当下中国依然实用,用这种观点审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就,便不会有“中国模式”的幻觉,如百岁老人周有光先生所言,没有中国奇迹,只有世界潮流,三十年的辉煌是顺应世界历史发展潮流而取得,在未来的三十年,中国如果继续沿着民主宪政的道路前进,那么或许可能会有中国独创之举,那将是对世界历史的些许贡献吧。

路德维希·冯·米瑟斯:《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货币是一种以再次出手未目的的交换工具,其起初的起源只能以商品货币(例如黄金)的方式出现。每一种货币量都同样是“最佳的”,增加货币的投放量(它有别于增加消费货物量或资本货物量)没有任何社会意义,而仅仅只会导致该货币购买力的减少和损失。增加货币投放量绝不会导致所有商品价格的同时、同步、按比例的提高,而是会影响相对价格和相对收入的整个系统的变化。……通货膨胀是国家偷偷地实行抬高物价政策以及实行收入再分配的一个工具,借助于这个工具,政府可以从中集聚更多的财源,而且也有利于政府给予优惠政策的一些人和企业家。

   政府和中央银行也应对经济周期的反复循环问题承担责任,只要政府将“创造的”货币通过金融市场注入经济活动之中,就会导致利息率降低到低于市场供求所决定的正常的市场利率水平之下的后果。而较低的利息率又导致投资规模的扩大和资本存量的增加,这就形成了经济繁荣(高涨)阶段。但是,由于实际消费趋势和储蓄趋势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接踵而至的“校正”必然会有一个时间上的延迟,知道投资规模过大的问题暴露之后,人们才开始对错误的投资进行系统地清理和调整,这就是每次繁荣之后姐姐这出现衰退的内在原因。(第4-5页)

感悟:市场经济中最核心、最敏感的部位应该是价格,因此,奥地利学派对于价格的研究也是最为精神的,弗里德曼的《美国货币史》、《货币的祸害》就是其中的例证,而米塞斯的《货币理论与货币流通理论》则奠定了其学术地位,是货币研究的巅峰著作。奥地利学派的经济思想在中国,依然是非主流,即使很多人已经接受了其中的观点,也未必敢大声说出来。因为这与我们主流的经济学思想针锋相对。无论怎样批判,奥地利学派对于通货膨胀的研究是主流经济学家所力有不逮的。奥地利学派对政府干预的强烈批判以及对市场的极度信赖也许并不适用于现实,但是从学理来讲,哈耶克关于自发秩序的论述鲜有对手。联系到今天的中国经济现实,奥地利学派的批判不仅深刻,也切中要害。长期以来的GDP崇拜,以及对微观经济学的淡漠造成了当下中国经济大而无当的窘境,表面光鲜,而内部却充满了粘滞性,企业创新能力低下,资源浪费,污染蔓延,不能将这些都归结于政府,但是至少政府要承担过度干预的责任。房价高企,基础设施摊子过大等等问题,都是因为我们市场体系的缺漏,没有完整有效的产权,没有法治的贯彻,没有对私有产权的保护意识,政府往往在助纣为虐,关于目前中国住房空置率的传言,已经是满城风雨。难道国家统计局真的不知道有多少房子在闲置嘛?如果真的不知道,那么只能说明政府的效能是十分有限的,从统计学而言,这并不是意见很难的事情。为什么政府对猪肉、绿豆的价格掌握的如此清楚,发改委出狠招对炒作绿豆者处以高额罚金,而对房价却无能为力呢?如果不是政府参与其中,如果政府没有利害在其中,根本不会出现房屋空置率的谣传满天飞。如此简单的技术问题,政府却三缄其口,政府将怎样取信于民?!政府参与而不是中立的市场经济可能是最坏的经济模式。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