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强权即为真理(1、30)  

2008-02-25 23:05:37|  分类: 思想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强权即为真理”,成为人们批判的对象。可是有多少人是这一信条的追随者和实践者?对于底层的老百姓而言,他们自觉抑或不自觉的成为强权的追随者。这些年虽常年在外求学,每年只有寒暑假回家,但是对底层却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和批判。曾经的我也是民粹主义的信仰者,对底层人民具有深厚的感情,认为他们是中国的脊梁。但是这样的信条,这几年慢慢动摇,乃至坍塌。

    每次回家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中国农民的狡黠,我努力地寻找他们的朴实,但是,坦白地讲,我找不到。没有办法随声附和,违背自己的眼睛去高唱“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当下中国的农村也处于一个转型的时期,农村的传统观念经过一百多年的欧风美女和中国救亡图存的腥风血雨之后,早已经摇摇欲坠,曾经的家族开始消解,小家庭已经取代大家族。家庭本位已经建立起来。改革开放的大潮涌动,农村也未能幸免,商品取代了情感成为人们之间交换的主要的媒介,金钱成为人与人之间沟通的主要的手段,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也许在学者或者高明人士看来,这是中国历史的进步,可是在这个巨大的转型期,意味着巨大的混乱,以至于无政府状态。商品经济和乡村权利自治同步进行,如果我们用历史证明这种改革的合理性那就大错而特错了。传统中国农村中,国家权力到县,乡村是自治状态。可是这种自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维系自治的是一些有名望的乡村豪绅。近代中国农村的权力主导者逐渐从以名望本位的乡村绅士演变为国家权力在农村的经纪人,而至二十世纪后半期为甚。国家权力不仅越过县达到乡村,甚至到了每个生产队和生产小组。国家的观念因此到了中国的千家万户,民族-国家的观念被移植到每一个人的大脑中。

    国家权力主宰之下,个人不但失去了对个人权利追求的合理性,而产生了对国家观念的依赖,组织永远是正确的,任何问题都要组织来裁决,法律被弃之如履。这样的权力结构之下,个人权力永远只是处于从属状态,个人对权利的追求也被逐渐的消解掉。如果我们不能说这是一种奴性的话,那么离鲁迅先生批判的“劣根性”也相去不远了。长期在国家权力的压制或者说是保护之下,人们失去了合理有效利用权力的能力。

    回家的日子,我深深地体会到了从绝对的不自由到绝对的自由过渡中,人们所产生的心理变态和扭曲。在将情感置换成金钱过程中,人们没有丝毫的羞涩,如果说金钱真正能够取代感情而成为真实的关系的维系纽带的话,那倒也能为规范的商品经济建立基础。人们在指责别人见利忘义的同时,自己也在干着同样的勾当,道德的批判只适用于别人身上而在自己身上是豪无效用的。道德批判是没有包容可言的,道德是关乎好与坏、善与恶的规定,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如果有防止农村走向混乱的办法的话,不仅仅是自由和民主,而是自由与民主的规则。我们不是缺乏自由,而在自由的规则上最为欠缺。我们缺少的不是人,而是有效的组织化的人。没有有效的组织,只能在内斗中消耗自己所有的能量,如有关专家所做的测算,在农村的高利贷贷款中,只有12%—13%用于在生产。资源包括人力资源在内,只有有效的组织才能发挥出巨大的效能。

    今天的中国的政治改革,绝不是削弱中国政府的职能,而建设一个“强化市场型”的高效能的政府,政府的职责在于为市场经济的发展提供行之有效的制度框架,而不是干预市场的行为,为进入市场的每一个个体提供机会,打击不合规范的交易行为,鼓励有效的生产和交换。从这个角度而言,国家是一个强权,一个善意的强权,这个一个本质与原则性的问题,政府的组织采取何种方式才涉及到民主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