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共同体解体后的农村社会(2、4)  

2008-02-25 23:13:25|  分类: 思想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家不过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身边发生了两起因为债务而起的纠纷,不是通过法律而是通过武力。也许发生在邻居家的更加具有典型性。甲方是我的邻居;乙方是邻村的一个小商人。N年前,甲受雇于乙干建筑,后来乙的建筑队宣告解散,欠甲1000元工钱;乙后来转行做建材生意,甲盖新房时,赊购乙将近1000钱的瓷砖。乙向甲索要瓷砖的欠款,甲要求以他的建筑的工钱抵瓷砖的欠款,乙不同意,每年春节前都向甲催要欠款,多次发生口角。

    今年,不知何故,甲的表兄在乙的建材店中骂了乙的娘,而后,乙带领人马到甲方讨个公道。迫于无奈,甲的母子向乙下跪谢罪,但乙并不买账。

    也许这是个平淡无奇的口水战,但是却折射着当代农村共同体的解体,农村社会的破产,逐渐沦为无政府的危险境地。甲方兄弟六人,但是因为平日不和,当发生纠纷,乃至在自己的家门口给别人下跪都无法解脱的悲惨境地,自己的亲兄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乙方人多势众,却是或者花钱雇佣的打手,或者是平日里一起做买卖的哥们儿。双方的村干部并没有出面,乙方在甲方的门前大声叫嚣:“X村,还有谁敢出来?!”

     由此我们看出有两个共同体的解体和一个非正当势力的兴起。血缘共同体是中国社会的主要的要素,血缘是组织中国传统社会,尤其是农村社会的最核心的纽带。这条核心的纽带已经松弛乃至瘫痪,假若甲的兄弟能够和睦相处,患难与共,乙方定不敢前来闹事,即使来了,也不能那么叫嚣。可惜甲平日的威风都耍给自己的兄弟了,真正自己遇到问题的时候,也只能孤鸿哀鸣了。

    曾经的农村的共同体,曾经的权力机构逐渐失去了他调节纠纷,平息矛盾的作用。如果传统中国农村,类似的事件将由双方家族有名望的人来协调解决,如果是农村政治机构改革之前,双方的村长或者书记会协调纠纷。但是现在没有一个超越个体的有权威的机构存在,法院离农村太遥远了,通过法律解决的纠纷会让双方成为世仇,因为法律在解决农村的矛盾纠纷中只是最后考虑的途径,它没有获得应有的合法性。

    两种重要的共同体的纽带已经无可挽回地消解了,当下的农村政治体制改革,留下巨大的权力真空将会由谁来填充呢?也许乙方的气势代表了这样的方向和趋势,依靠金钱和彼此在利益上的依赖而结成的毫不考虑法律存在只是依靠自己的强力获得支配权的黑势力。商品经济混同着黑社会袭击农村,伦理纽带松弛,契约关系没有合适的生存土壤。民主,只能让农村处于无政府的放任状态。没有法治,没有有效的权力的介入,就没有农村的新发展。这种权力不是国家的财政汲取能力,而是给农村一个制度框架的规范性的权力。没有这样的权力,农村的黑恶势力将会如同野草一样疯长最终淹没民主的幼苗。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