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也许我们正在U型曲线的底点  

2008-01-22 23:4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天都喜欢浏览网页,喜欢看网易的评论。在中国的三大网站中,网易确实比较平易,网页清晰,条目分明,很快就能找到自己喜欢看的栏目。也许只有简单如我者,才会喜欢这么平易无华的网页吧。

     通过这种主流媒体的声音,看到了中国社会的批判能力,也许最能反映一个社会的反思与批判能力的是一些评论家、学者、资深的媒体从业人员的水平吧。也许问题的提出和对政府的批评和实际问题的解决还是存在着巨大的差距,但是,至少说明这个社会没有失去思考的能力。不能否认的是,这些评论中良莠混杂,真知灼见散发着对真理的追求和渴望,哗众取宠的言论也不在少数。比如说,对于当下大高等教育举国口诛笔伐,似乎中国的教育已经无药可救了。也许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高等教育只是停留粗放扩张的阶段,有量无质似乎成为大学工场的宿命。刚刚进入21世纪的门槛,中国似乎面临着一个教育过剩,大学生成为尴尬的廉价劳动力的角色,是知识过剩吗?或许是,毕竟满地是大学生,是研究生;可是泱泱大国居然一个诺贝尔也没有,或许理工科要比人文社会科学要好一些,有一些在国际学术舞台拿的出手的学者和技术发明,因为理工科与社会的整体发展水平没有太大的联系,毕竟自然科学研究的是人与自然或者自然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是人,人的关系,它的研究发展水平直接与社会的发展水准相联系。我们今天大学的尴尬局面是我们这个社会发展阶段的产物,或许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或者谓之科学的联系。如果我们将今日之中国置于世界历史发展的长程的进程中分析,我们没有理由,为今天的些许的追赶成果沾沾自喜,也没有必要为今天中国的困境而推头丧气、妄自菲薄。

      当21世纪的中国的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的时候,似乎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纪元,殊不知一百年前的美国也达到了1000美元(以1929年的美元价格计算),如此看来,我们就人均GDP这一项而言,落后于美国一百年。谈到制度建设的话,我们又该如何去比较呢?

     对于中国的现代化进行长程分析,我们对于近代中国的历史发展或许会有个更好,更清晰的认识。著名的经济学家陈志武先生认为,近代中国的现代化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洋务运动、民国时期还有中国的改革开放时期,洋务运动和改革开放都是从经济发展着手,在经济领域寻求改革的突破,所以应该属于渐进式的改革;而民国时期,从政治制度的变革开始,引进西方的政治制度,进行全面的变革,与当代的东欧、苏联的“休克疗法”有相似之处。对于这样的观点,我持部分地接受。陈先生是我非常佩服的一位经济学家,他的视角总是从社会、历史、政治等方面着眼,对经济的发展持较为客观的、公正的评价,将中国发展放在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的大背景中分析,而不是像某些自诩为经济科学家的学者从一大堆过时的数据中分析中国经济发展的总体趋势,因为中国经济符合“测不准”原理,所以这些学者无法预知中国经济的发展。

     中国的近代化或者说现代化是一种外来压力的反映,史学界为中国的资本主义萌芽奋斗了几十年,有些人荒谬地将中国的资本主义萌芽追溯到春秋战国。这是一种典型的自卑心理,一种“资本主义萌芽”的情结笼罩着中国学术界和众多的中国人,放佛资本主义萌芽是是中国发展市场经济,发展资本主义的合法性的来源一样。每天批判西方中心论,却彻底的被西方中心论所俘获,这是我们智力匮乏,反思批判无力的表征。我们没有学会西方学者的分析方法,却迷恋一些既定的结论。一百五年前的马克思以将黑格尔的辩证法引入对人事的分析为己任,创立了庞大的政治经济学体系。而今天的中国人以马克思为精神导师,却放弃了对马克思方法的追寻,而迷恋于马克思的只言片语,将一位西方的思想巨擘视作教主,这是我们无能的表现。

     由此我不得不想起另外一位美国一位政治学家,他的名字叫作塞缪尔·亨廷顿。一位因为《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而红遍全球的明星政治学者。殊不知,就学术创见而言,文明的冲突在西方根本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就我所知,这样的观点,远之,马汉在1900年就提出过;近之,文明论的创始人汤因比在其巨著《历史研究》也提出过,并警告世人,在一个时空被压缩的世界中,文明的摩擦不可避免。全球史的杰出代表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全球通史》中也不断重申,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间的时间差距是人类面临的最大的挑战……这些观点大同小异地表达了对文明冲突的忧虑。也许是亨廷顿先生的著作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检验,9·11事件让文明冲突成为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谈资。虽然亨廷顿先生的主要目的在于,让世人提高警惕,采取措施消弭因文明而引起的冲突,可是却成了自我实现的预言。

      就其学术创见而言,亨廷顿在《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提出了让经典的现代化理论相形见绌的见解,也让经典的现代化理论学说破产。读过这本经典的政治学著作的人,都会大发感慨,仿佛亨廷顿在40年前来到40年后的中国。如果有一句话来概括他的理论的话,那么就是: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为横轴,以政治稳定程度为纵轴,二者的关系可以用一个U型的图表来表示。一个停滞的社会,它的政治处于超稳定状态,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它的政治也处于稳定态,而一个发展中的社会则处于高度不稳定状态。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意味着一个社会和国家进入发展状态,进入一个自我维持发展的阶段,但是这时候面临着发展带来的所有的矛盾和挑战。看看现在的网站上的言论,我们就能真切的感觉到,这个社会处于躁动不安的状态。当一个社会把通过彩票暴富作为典型来大肆鼓噪的时候,人的心已经离地平线越来越远了,当梦想幻灭的时候,跌到地上的他会怨天尤人。

      当一个国家将经济的发展作为唯一的衡量标准,当一个社会以金钱作为成功的唯一的衡量的标准的时候,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就成为经济发展和金钱的奴隶。经济发展速度放缓,没有赚到足以让社会认可为成功的金钱的时候,人们会群情激奋。因为,你不能让所有的人老师画饼充饥,望梅有时候不能止渴,反而让人愿意饮鸩止渴。

     我们今天处于U型的底点。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士兵突击》也需要平常心,平常心……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