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兴杰评论

观世界风云,品凡人常事

 
 
 

日志

 
 

需要了解的常识  

2007-01-04 17:1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家(State

  “国家”一次可以指一种历史实体或一种哲学思想,一种人类共同体的持久形式或一种特定的当代现象。

  最一般的用法也许是把“国家”等同于政治实体或政治共同体,这类实体和共同体以各种不同形式存在于整个历史长河之中,通常只有原始游牧式的共同体被排除在外,因为此列共同体缺乏这个概念中固有的严密秩序。国家要求共同体与领土之间有一种固定的联系。

  一个有效的定义应是根据实际活动,以不同的方式形成的界说。国家作为普遍现象是一种行为或事业,历史表明它是强加于人的必然。这种行为重复性特征表现如下:首先,它建立或形成了人类与其占有物之间的固定关系,或者说他创造了该词最基本意义上的人们之间的统一体或社会。所以,国家的终结或完成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其次它预先设定了一个有序权力或统治形式,或人们之间命令与服从的关系。因此,尽管国家所建立的统一体或社会未必就是等级制,但也与之密切相关。最后,形成和维持国家的行为总是专有的,这使它同那些根本不属于这一共同体的其他行为区别开来。

  国家作为在人与事之间建立一种有序关系的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独特总体,只是表达了作为人类行为的国家的基本特征。作为一种有目的的行为,它必然提出自身追求目标的正当性和在一定条件下所使用手段的正当性问题。从这个角度看,国家不仅是一种强加于人们的必然,亦即一种人们无论如何不得不参与的活动形式,而且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恒久问题,亦即权利问题。国家射击的斗争不仅是要在无政府状态下建立秩序,而且是要建立一个合法的、权威的和公正的,而不是畸形的、空洞的和专制的秩序。

  “国家”一词(State)词源是estate主要表示身份、权力、官职、收入、或王者至尊的状态和表示政体形式和宪政形式的状态。

  然而,现代国家概念是与主权概念同时出现的,而无主权的国家则不是一个完整的国家。换句话说,按照博丹和霍布斯在16世纪和17世纪提出的主权理论,国家必须具有公职人员或被赋予对极端情况做出决定的不可争议的权利和权力的人员在这个意义上,它必须是个自决的实体。它不能是一个松散的集合体或由不同部分之间心照不宣或公开的交易维系的混合组织,这种组织在极端情况下常陷于四分五裂。当遇到危机时,它不能却从与另一个团体的决定。主权在政治实体内的公众私人间确定了一个明显的界限,它也在此一政治实体与彼亦政治实体之间限定了各自范围。它意味着政治实体内的法律比以往更为“实在”或更多的由统治者所制定。

  与主权思想相伴随——部分与其相对,产生了另一种可以说是辨别作为当代现象的国家的思想,亦即一个政治实体内的统治形式是由作为单一实体的人民或民族恰当地决定和组建的。这个思想在法国和美国革命中得到进一步发展。作为当代想象的国家可以定义为人民意志规范化的代表制,这种制度使它能在正常和非正常情况下为确保全体人民的安全与幸福及部分人的权利,以其本身的主动性有效地行动。

  总之,国家作为普遍现象、作为当代现象和作为哲学概念,是人类存在基本方面相互补充的概念化。(参考《布莱克维尔政治百科全书》第741-742页)  

 

 

超国家政府

 

超国家政府按其字义是行使高于各国水平的政府职能,并且其构成也是超越于国家之上的。行使这些职能的实体是超国家组织。根据谢默尔斯和卡波托蒂等法学家的研究成果,完全的超国家性理应包括以下几个条件:

1、该组织作出的决定对其成员国政府有约束力。

2、该组织至少在某种程度上独立于成员国政府,因为它是由独立于成员国政府行事的个人或机构组成的,而且由多数成员国通过的决定以对所有成员国均有约束力。

3、该组织有权制定直接约束个人的规则。

4、该组织有权强制执行其决定,甚至无需有关政府的合作,但执行决定时可能利用成员国的其他机构,如果国内法院。

5、该组织具有充分的财政自立以在实践中保持独立。

6、如果没有超国家机构的合作,成员国退出该组织或解散该组织是不可能的。

7、超国家机构是新的法律体系的一部分,各成员国和个人同样应予以服从。这种法律体系将具有自己的规则制定机构和一个独立的司法机关。 (参考《布莱克维尔政治百科全书》第747页)

 

 

神权政治

 

该术语来在希腊语Theos(上帝)和 kratia(统治),有约瑟夫创造用来表示犹太政体:“摩西规定我们的政体是牵强表达的神权政治的整体。”该术语有时用来指这样的政体,即世俗政治制度中的首领也是宗教等级制中的首领,但这通常为人所反对,例如韦伯将它襄樊界说为主要产生在拜占庭帝国的“教会从属世俗统治者制度”。通常承认的两种神权政治形式是:

1、              上帝被承认为直接的统治者,其法律为共同体的发电,并由上帝的代表神职人员加以阐明和执行。

2、              世俗统治者接受神学首领的最后指示。这种要求在不同的时期由教皇提出。(参考《布莱克维尔政治百科全书》第759页)

 

 

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的概念早于马克思时代之前2000多年前就出现了。在柏拉图的《理想国》一书中,就曾提出过禁止占统治地位的护民官拥有私有财产。他认为:如果统治者拥有既得利益,他们就无法做出无私的决策。在中世纪的修道院中,财产共有的观念再次呈现出来。在那里,个人贫寒乃是修道士的第一誓言。其理由有二:一是为了使个人免受物质利益的诱惑,二是认为只有消除了经济上的独立和冲突,才能更好地加强社会凝聚力。

  16世纪英国的莫尔、18世纪的马布里神甫、摩莱里、卢梭等人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法国社会学家杜克海姆认为上述共产主义者事项探寻一种从道德上解决利己主义、放纵及其他恶习的方法,因而都强调禁欲主义。

  19世纪的共产主义者的学说适应了工业化时代。卡贝颂扬了平等和“兄弟般的共产主义”,主张建立大型工厂和广泛使用机器,并主张将土地收归社会所有,共产主义必须扩展到新的民主国家。最精妙和最深刻的俄共产主义理论是有马克思创立的。真正的共产主义要求的是积极的废除所有权原则,它将结束人类的自我异化,在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自然之间建立一种真正的、合乎道德的关系。财产制度是我们如不占有某种客体就无法享用它,因而它窒息了我们的愿望。根据真正的共产主义,共同享有是有可能实现的。共产主义的生产是一项共同进行的活动,它将最终消除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间的差别,使人们得以在没有过度分工的条件下同时从事这两种劳动。

  共产主义意味着分享和共有。此外共产主义的核心还包含一种自由思想。亦即摆脱压迫、贫困和剥削,这种自由必须通过摧毁“压制多数人自由、保护少数人特权的制度”而对一切人同时实现。根据共产主义观点,自由是以社会与其个别成员的意志行为特征的。

  共产主义观念常常是作为一种消除利己主义、特别是消除以所有权为具体形态的利己主义的良药而提出;然而在行动中,理想的共产主义的实例则并不多见。也许它只有在宗教社团内,在某些长期延续下来的共设里、在世界上残存至今的社会内,共享乃是一种生活方式。(参考《布莱克维尔政治百科全书》第140-141页)

 

  革命

 

  革命是指一个社会的政治制度、社会结构、领导权、政府活动和政策以及社会的主要价值观和色花,发生迅速的、根本的、暴力的全国性变革。因此,革命不同于起义、帆板、保东、政变和独立战争。政变本身只改变领导权和政策;叛乱或起义可能会改变政策、领导权和政治制度,但不会改变社会结构和价值观。严格来说,革命是现代化所特有的,它是实现传统社会现代化的一种途径。因此,革命不论在西方传统社会还是在非西方传统社会中,都是人们闻所未闻的。革命是现代化世界观的终极表现。这种世界观确信,人类的力量可以控制并改变其生存环境,人不仅有能力,而且有权利这样做。革命的政治实质是,以一种飞快的速度迅速发展政治意识,并动员新兴集团参与政治,而现存政治制度却不可能用这种速度吸收新兴社会集团。革命是政治参与“爆炸”的一个极端情形。然而,一个彻底的革命还包括第二个阶段:建立新的政治秩序,并使其制度化。成功的革命往往把迅速的政治动员和迅速的政治制度化结合在一起。衡量一场革命的革命性程度的标准,是政治参与扩张的速度和范围。但衡量一场革命成功与否的尺度,是革命所创立的制度的权威性和稳定性。(参考《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塞缪尔·亨廷顿 华夏出版社1988年 第258-26                                                                                                                                                                                                                                                                                                                                                                                                                                                                                                                                                                                                                                                                                                                                                                                                                                                                                                                                                                                       1页)

 

 

罗马法

 

  流传后世的罗马法,是以6世纪拜占庭帝国皇帝查士丁尼所谓的《民法大全》为主要内同的。罗马法使上千年法制不断发展的产物,它的高峰是纪元初年两个世纪的“古典时期”。他涉及的是有关私人关系的私法,而不是支配国家机构、在拜占庭时期相对不发达的公法。

  公元前5世纪的罗马共和国早期的法律是一整套不成文的习惯,被认为是罗马人遗产的一部分,只适用于罗马市民。根据传统,社会地位低下的市民鼓吹把习惯法以书面形式固定下来,以综合的称谓规则来解决存在的疑问。这就是后来的《十二铜表法》。

  在古典时期,法律发展的主要力量是法学家——无论他们是否为帝国服务。这些杰出的法学家不仅是罗马法具备了极其深奥的法律性,而且使它更加法杂化。

  公元5世纪西罗马帝国崩溃,日耳曼部落相继侵入并建立了国家他们推行罗马人一千年实施的法律的个人原则。在这些蛮族会集中最重要的是公元506年由西哥特国王阿拉里克二世出版的《西哥特罗马法》。这是一本高卢平民法的回击,到11世纪它一直是了解西罗马法的主要来源。(参考《布莱克维尔政治百科全书》第666-7页)

 

异化

 

  现代社会及政治理论、神学、社会学及心理学中的一个核心概念。最简单的讲,异化指分离或疏远的状态。这一术语来源于拉丁语动词疏理。异化最初是指某人的财产转归他人,但是后来逐渐获得了更广泛的含义,开始同权利和自由这些非物质性占有对象的可转移星或不可转移性联系在一起,同那些据认为我们凭借着公民或人类的自个儿共有的特征和财产联系在一起。

  基督教神学家、黑格尔和马克思、现代存在主义者、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们对异化的解释却有很大的差异,但是对这些解释可以进行比较和对照,并且根据各种解释如何回答下述问题对其进行估价。这些问题包括:确切地说,谁被认为是同什么相分离?这种分离的缘由或起因何在?这种疏远状态的结局或后果如何?这种状态是好是坏,抑或无好坏可言?这种状况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吗?异化状态能否矫正或克服?用什么手段可以克服这种状态?假定异化能被克服,那么非异化的存在将会是什么样的?对异化的不同解释对这些问题做出了十分不同的回答。

  传统基督教神学的解释,异化指人类同上帝的疏远,这种分离状态是因最内造成的,并且因此保持了下来。

   非神学的解释红,异化指人类童子鸡、同其他人类、以及(或者)同某些人类的潜能橡疏远的状况。其中两种更为重要和更有影响的阐释出自黑格尔和马克思。

  根据黑格尔的解释,意识或精神通过连续的分离或“异化”向更高的形式发展。人类历史不外乎是精神通过分离或自我异化而自我发展的过程。这种精神外在的发展随着时间推移而展开并很大程度上独立与个人意图和目的之外,这在某些方面可以同人类个体的精神和心理发展相类比。人类通过连续的自我外化过程形成自己所独有的特点,并在历史发展的各个秩序井然的阶段中逐个得到表现、概括和阐释。因此,对黑格尔来说,哲学史就是对这些阐释的在路,这事实上可以当作有关精神在人类历史上自我展开的过程的中期报告来读。精神不断的使自身同早先的表现形式相分离,并且不断地以过去没有、事实上也不可能预见到的方式超越自我。按照黑格尔的说法,这种分离或异化是历史和人类进步的一个必备的特征。

  马克思也从历史的角度考察异化问题。根据马克思的观点,异化在不同的历史时代具有不同的形式和含义。在资本主义社会,工人阶级的成员在四个相互关联的意义上被异化了。首先,劳动者同他的劳动产品相分离——由于它被迫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所以不占有他所生产出来的产品;其次,由于劳动者不能承认它的劳动使它所拥有的人类创造型改造力量的表现,因而它同生产过程,即劳动过程本身分离了;再次,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劳动者同那些为他的“种属”所特有的力量或潜能相分离,特别是同那些自由创造和享受美好事物的力量或潜能相分离;最后,带有其特有的竞争精神和分工的资本主义生产制度,使每个劳动者都同他的伙伴相分离。

  存在主义者认为,异化——与他人,甚至于自己相疏远——不是一种仅限于当代的状况,二是人类存在的一个无法消除的特点。每个人都是孤独的生活或死亡,对他人和对自己都是陌生人。(参考《布莱克维尔政治百科全书》第17-18

 

目的论

 

  主张世界上一切都是为某种目的所决定的唯心主义学说。在欧洲,古希腊苏格拉底最早提出目的论的思想,他说:“如果心灵是支配者,那么心灵将把一切都支配的很好,并且把每一件特殊事物都安排在最好的地位。”目的论与神学关系密切。神学家认为,世界万物被创造并且秩序井然,使神有目的的安排的结果。奥古斯汀。托马斯·阿奎那都宣扬了神学目的论的观点。(参考《哲学大辞典》第1038页)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